听说咸鱼芷也有梦想

莲音为底线,薛洋即三观。
最近有磕恋与制作人的洛洛小可爱
CP洁癖,薛洋莲音唯粉
一个放段子/摸鱼/闲聊/日常/无意义的小号
大号【空弦白芷】
定期一月一产出月莲相关,17年相关请移步子博【琴瑟白芷】
周棋洛乙女向产出请移步子博【洛洛的糖罐子】
雷双道/宋薛宋/法希等我产或者推荐的cp的拆逆家
请自觉圈地自萌,讨厌撕逼
事不关己高高挂起
写自己喜欢的东西,看自己喜欢的同人,萌自己喜欢的CP
一个咸鱼,写得不好看,关注或者不关注随意
你不必喜欢我,因为我真的没那么好。
你也不用讨厌我,因为我不值得你生气。

【薛晓薛(快穿)】是风动 楔子

【快穿】是风动


略含原著设定,薛晓薛无差


可能有后续,可能没有,大概三个世界XD


楔子


坠入于无尽的黑暗之中,在缝隙之间找寻些许的光亮。


滴答的水声似乎有些粘稠,薛洋躺在地上只觉得半个身子都湿透了,眼睛都睁不开来,浑身的疼痛像是被车轮碾过一般,仿佛骨头都已经碎了。


他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,整个人都出了一身汗,他环顾四周,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甚至一瞬间连自己是谁都忘了。


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走到了薛洋的身边,她看着薛洋一副迷惘的样子,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,温柔极了。


好听的女声响起,薛洋一下子听不真切,耳朵里还有一阵轰鸣,过了好久才辨析出老人所说的话。


“这袋子里的魂魄还缺三魂。”老人抖动了一下锁灵囊。


薛洋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,双眸聚焦在了锁灵囊上,他不知道从哪里迸发出了力气,整个人就往老人扑了过去,撕心裂肺地吼着:“还给我。”


他扑了一个空。


“这袋子里的魂魄还缺三魂。”老人又重复了一遍,“你想找回来吗?”


像是南疆巫族给薛洋下了蛊,他的手还是伸过去想要抢袋子的样子,脑袋却是点了点,整个心都扑在了上头。


薛洋梗着声音问道:“怎么找?”


“入梦里,找到他,让他心里有你。”老人垂了一下眼眸,似乎是怀念地又接着说,“或者说,让他心悦于你。”


“这般简单?”


“简单?何来简单?”老人被薛洋的话给逗笑了,“梦里的你也无记忆,你要找的人也无记忆,梦也为一个世界,你怎么确信你能遇见他,他也能心悦你?”


薛洋沉默了片刻,他看向了老人,坚定地说:“因为我是薛洋。”


老人听了答案满意地颔首,一挥手,衣袖扫过薛洋的脸颊,徒然就从地上聚起一阵烟雾,薛洋忽然就困了,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,一切又归在了黑暗里。


啦啦啦,增加一点_(┐ ◟ᐕ)¬_
鬼知道我骏河屋ota煤炉还有日拍的那一堆到底啥时候会来,蓝淩那边一堆,还要等阿染寄给茶英😂希望我过年之前可以满足我收到手的愿望)¬º¶°)¬

【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了。】


【曾经的一切好似都变得没有意义。】


【毕竟那个夔州流氓应该已经死了。】


【我再没见过那个人,我也再没爱过人。】


这是什么美妙的神仙歌词

时隔这么久看到不喜欢的人在自己喜欢的圈子里还是觉得不舒服XDDDD_(┐ ◟ᐕ)¬_


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不认识,就首页看到了一天了就去小小的bb一下。
拒绝童车,从我做起。好吧?

喜欢周棋洛,喜欢薛洋。
喜欢莲音,喜欢星谷悠太。
喜欢下着小雨的日子,也喜欢艳阳高照。
一天又一天地重复着好像很有趣,又似乎很无聊的日子。
然后就长大了,以至于后来的我不太喜欢长大这个名词,我总会想到老去。
总该停下来,享受须臾的快乐。
否则,就太枯燥了。
生活真是一件很累又很充满希望的事。

没关系,我只是更喜欢安静。
这样也很好,整座城市都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我想去哪里便可以去哪里。
我想杀谁就可以杀谁。
没有人来阻止我,包括你,晓星尘。
我的作恶多端,还给我痛不欲生。

【月莲】当你亲吻我

祝七生生日快乐啦w

当你亲吻我——月莲

温热的触感落在了唇上。

世界都变成了绚烂的彩色,就像是在白色的纸上泼染了五颜六色的墨,他们交织在了一起,不显得杂乱,而是耀眼。

双手猛然地就推了过去,像是害羞之后的恼羞成怒,莲音一双漂亮的碧色眼睛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眼前希尔杜。

若是单说气氛,此刻已经是最完美不过了,昏暗的路灯底下,漂亮的女孩被一个帅气的男孩搂着,他们离得如此之近。

“你是笨蛋吗?”莲音有些气愤地开口,她狠狠地锤了一下希尔杜的肩膀,“干嘛要突然亲吻我?”

回答她的,是希尔杜的第二个吻。

得寸进尺的希尔杜再一次亲吻了他心爱的姑娘,明明贵为公主和王子,他们此刻就像是在校园普通恋爱的学生。

事实上,距离他们确定关系也不过是三十分钟前的事情。

希尔杜这样的人那里会说什么肉麻的情话,就连告白都显得生硬,那别扭冷峻的样子,在莲音看来却是可爱。

一大捧的鲜花被送到了莲音的手里,是她最爱的粉色郁金香。

“这是我种的花。”

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莲音倒是懂了希尔杜的意思,她抱着花,忍不住便笑了,她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这是她的回答。

她接受了他的花,也接受了他这个人。

曾经的关系随着时间的过去早已断裂,然后又牵连成别的羁绊,直到十六七岁喜欢生根发芽,一切顺理成章。

希尔杜并不是黏腻的人,自然也不会时时缠着莲音,莲音当然也不会这样,他们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,完成着自己学业。

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要毕业了,现在的他们要抓紧时间去做最后的学习,好适应未来的生活,虽然哪怕他们无法毕业,他们也会继承自己的王位。

约会放在图书馆,若是吵闹的地方,莲音大概真的要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,希尔杜更是严格得过分,莲音都没有喘息的机会。

在希尔杜的魔鬼压迫之下,莲音的确补上了之前很多的漏洞,安排的作业完成,莲音趴在了桌子上伸了一个懒腰。

“听说布莱德殿下会给法音蛋糕哦。”好像是十分随意的一句话,可言下之意却是明显,她在讨要完成任务的奖励。

希尔杜放下了自己手上的书本,转头看了一眼莲音,他们坐在算是比较偏僻的角落,现在时间也已经晚了,几乎没有人在。

希尔杜举着书本,俯身过去,他吻了莲音,虔诚至极。

一张脸烧得发烫:“你占我便宜。”

“不是你要奖励的吗?”希尔杜面不改色的开口,“给过奖励了,要继续好好学习。”

拿着笔的莲音点了点纸张,她小声的哼了一声,转过身去,继续趴在桌面。

她的心脏跳得厉害,就像要跳出喉咙口。

他没说过爱这个字眼,但每当他亲吻她,莲音都无比确信希尔杜的的感情。

当你亲吻我,我越发爱你。